曾经有这么一篇散文描述着大学生活:来到这片校园之前,想象大学生活是白色的,因为象牙塔是白色的,整个生活就好像它折射的光,纯净而自由。

大一的时候,觉得生活是橙色的,太多新生活扑面而来,新鲜而灿烂,热情而紧张。橙色的记忆里,有第一次见到知名教授的激动,第一次加入社团的好奇,第一次考试的紧张。

大二的时候,生活是绿色的,青春拔节生长,旺盛得像正在生长的树,梦想也一点点接近现实。跟老师讨论问题时,看见他脸上满意的微笑,跟老外对话时,给自己打了一个满意的分数,开始熟悉校园里任何一处美食,也常常在BBS上呆到很晚。

大三的时候,生活变成了蓝色,我们冷静了下来,明白自己离未来究竟有多远,并要为此做出选择,出国,考研,还是工作。所有与这个决定相关联的一切,都可能会变化,包括我们的爱情,那还年轻没有经历过风雨的爱情。

大四的生活,像有一层薄薄的灰色,在各种选择里彷徨,每一个人都忙忙碌碌,一切仿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,匆匆开始就要匆匆告别。但那灰色里,却有记忆闪闪发亮,那些彩色的岁月,凝成水晶,在忙碌的日子里,它们是我们的资本,也是我们的慰藉。

我们05级学生是第一届进入黄家湖校区学习的,老师们说,我们见证了一个历史,但是,我们自己才知道,刚进去的时候条件是多么的艰苦。漫天的黄土灰尘不说,周围没有一颗树,这就是我们的校园。寝室被偷工减料,地板仅仅是摸了一层混泥土而已,只要用扫帚轻轻的扫一下,灰尘就可以装满铲子。只要一两天不抹桌子,灰尘可以垫得老厚。我可怜的电脑机箱在那里没有少受过罪。

我们在黄家湖校区度过了大一和大二的美好时光。大一,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校园。大四毕业的时候,我不再是孤单一个人离开这里,同学们把我送到火车站,直到即将检票进站。大一的生活无疑是艰苦的,每天有早晚自习,没有课的时候依然要上自习,并且有班委考勤,辅导员记录。我们高中时候的幻想彻底的被打破了,原以为大学是美好的,谁知道大学和高三没有什么区别。当然,这是我们在大一时候的看法。

在这期间,年级辅导员不可谓不讨厌。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,什么时候都要管,我们都需要按照他们的意愿去做。有一首校园歌曲《交大是傻B》,唱到:那些辅导员就是他妈一群混蛋,大四毕业不找工作不去考研,留在学校当什么年级辅导员,俗话说辅导员不犯贱生理有缺陷,反正只要留在学校就能混上一口饭。

大一的繁忙,基本到了大二就清闲了下来。我们的课余活动也多了起来,每周还有社团活动可以参加。大二的时候大家也兴起了一股购买电脑的高潮,我也是在大二开学前购买的电脑。因为当时学院不允许配置电脑,每过一段时间,年级辅导员还要进行巡查。然后我们就把电脑藏在柜子里面,老师来了就马上锁上柜子。最搞笑的就是,有一天,我们寝室的何升刚买了笔记本没有几个小时,自己还没有爽到的时候,就被辅导员收了上去,也真够郁闷的。后来我们发现年级辅导员也购买了一台笔记本,而且和我室友的是同一款机型。我们私下里都在说,应该是他收上去之后,使用起来比较爽,然后就自己也购置了一台。

在黄家湖的这两年,虽然是条件设施最不好的两年,老师管理相对较严的时期,但是无疑也是我们最快乐的两年学习生活。少了专业课的学习压力,少了考研或者工作的奋斗压力,我们享受着美好的大学时光。

我们的班级辅导员是由外国语学院的高两届的学姐来担任,从军训开始,辅导员就一直带领着我们,为我们引航。我们在大二期末的时候送走了我们的辅导员,还专门为她做了一个MV。

别了,辅导员;别了,黄家湖;别了,我的青春两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