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月25日上午7点半,学校举行了2009届本科毕业生毕业典礼。从这一刻开始,我们将不再是这里的一员,从这一刻开始,我们的人生轨迹将发生变化,从这一刻开始,我们退去了稚气,迎来了新的篇章。

回首往事,我们不再迷茫,也许这是我们最大的收获。大一,刚进校的我们,满怀着自己的愿望,朝着人生的目标奋斗着。在大学四年的学习中,无疑大一的学习是最刻苦的,这里面有着高中时候遗留下来的那份艰辛,也有着辅导员老师们的那丝教诲。

大二,真正的融入了大学生活,学习不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,我们抽出了更多的时间去参加社团活动,学院及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。

大三,我们学习生活的转折点,我们将开始考虑自己以后发展的方向,考研还是工作,这是我们彼此谈论最多的话题,我们也为着这个努力着。

大四,大学的学习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了,这一年,我们为了考研而自习,为了工作而奔波。

四年的时光转瞬即逝,当大学的最后一个班会召开的时候,谈论自己四年的收获的时候,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述,也许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到底收获了什么。可能是知识,可能是快乐,也可能是友谊,总之,我们成长了。我们怀揣着自己的理想踏上了下一个征程。

对于现在来说,我的大学是一个不是很完美的大学,至少现在我的学位证还被学校扣着。四级依然没有通过,我能够如何呢?也许这就是我的人生。大二,大三的时候,自己一直没有重视,一直也没有把它当成一回事,等到了大四的时候,我真的开始急了,但是往往现实是残酷的,满以为没有问题的,谁知道作文和翻译考得一塌糊涂,仅以8分与学位证说了一个暂时的88。

大四,我的心是痛的,不光有着两门课程的清考,还有着我一直以来的四级之痛。结果到了最后,还是得继续忍耐,每每到了深夜,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都是辗转难眠,揪心的痛只有自己才知道,然后不停的祈祷,结果现实依然残酷。当被告知,毕业典礼之后的学位授权仪式我可能无法参加的时候,我表现的还是那么的镇定,但是心里真的不是滋味。

第二天,我们带着离校通知单到学院领取证书的时候,看着别人都是领取双证的时候,我唯有苦笑。回到寝室之后,内心的恐惧更强烈了,似乎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。

中午12点,同学建议先联系一下公司,看看对学位证的要求如何。自己在这之前,也想过不止一次两次了,各种可能都被我一一列举了。然后迫不及待的打了公司人事部门的联系电话,但是中午休息时间,无人接听。短短的3个小时,好像3年一样漫长,我一刻也坐不住,不停的走动着,不停的打着早已知晓无人接听的电话。当电话被接通的那一刻,我反而平静了下来,通过联系重钢股份的相关人员,终于得到了一个可以让我安心的答复,“你还是先来报到吧!”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字,但是这注定将影响我的一生。

今天,我终于将我一直埋藏在心灵最深处的话语写了下来。也许,是因为我没有可以倾述的对象,我的心真的很痛,不过,一切都可以画一个休止符了。只要公司接收,然后证还可以慢慢的通过有效地途径取得,也许等到了那时,我的心才算是真正的解放了。

其实,我真的还是蛮感谢老天的。虽然一路走来,多坎坷与波折,但是彼岸的风光依然美好。曾经我这样告诉过我的同学,我的人生受到了太多的眷顾。

初中的时候,我中考发挥比较好,考进了五中重点班。05年高考,我们是考前填报的自愿,经过重庆市的两次模拟考试,我慎之又慎的填写着自己的自愿表,本着稳妥原则,在二本选择了一个高校,然后再填报了一个应该来说只要过了一本线,就可以上的一类本科院校,当然就是我现在就读的学校了。没想到高考居然超水平发挥,比重本线还高出了18分。就这样,我来到了武汉科技大学。

11月29日,学校举办了09届毕业生就业双选会。我早早的来到了双选会的现场,在铁门外等了两个多小时,然后第一个到了重钢的应聘点,但是我的个人简历真的不怎么样,四级没有通过,专业成绩不突出,然后很不幸的被直接pass了。谁又会想到,我最终还是签约了重钢股份,当我电话通知同学的时候,电话的那一头,除了惊讶还是惊讶。有人说,我的运气真的很好,但是不可否认,运气也是一种机遇,当机遇到来的时候,我们是否抓住了呢?当李杰随口告诉你,陈川的一个同学四级也是没有过,然后成功签约了,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别了,我的大学,别了,我的朋友,别了,我的青春。大学即将毕业的我们,每天是吃不完的散伙饭,照不完的毕业相,唱不完的离别歌。数码相机如此普及的今天,我们希望用更多的镜头记录我们所熟悉的各个面孔与场景。散伙饭,不过吃的多与少,我们不是因为散伙才吃。KTV,别人的世界,我的娱乐。我一直不喜欢唱歌,也许是因为从小的性格的因素,但是我喜欢听大家唱歌,你们快乐,我也快乐。最后,我们一一拥抱,我们将是永远的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