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平生最讨厌两种人,一是自命清高之人,二是自负之人。在高中的时候,我深有体会。在此我不便说此人的姓名,但我却抑制不住我心中的怒火,我终于将这三个字说了出来:唐正波

他往往将自己放到一个很高的地方去评论他人,但自己呢?人无完人,金无足赤。说任何话之前不为自己留一条退路,这就是他。一个评论别人“津津乐道”之人。 其实,在高中的时候,我也不怎么习惯李瀚的性格。大袁有时喜欢哼一下,发出一点声音是难免的,而他却总觉得这种声音干扰了他的休息。其实不然,如果一个人,他真能静下心来休息的话,就无所谓外界的干扰了。作为一个人更应该以一颗宽容之心去对待他人。如果真能达到“上善若水”的境界,那么他就会活得相当的轻松、快乐。故水“夫唯不争,故无尤”。

而此,刚进入大学。似乎另一个“李瀚”出现了。我更不知该以如何姿态去面对。俗话有云“心静,自然凉。”事实也亦如此。

算了,就这样算了吧!该静则静!

“上善若水。水善利万物,而不争;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……夫唯不争,故无尤。”《道德经》【倾城之恋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