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2月10日,农历壬辰年正月十九日酉时,爷爷永远的离开了我们!

也许是上天有意安排的,上周我离开家去上班的时候,我对我爷爷说,“我去上班了,下周再回来。”没想到,周五刚回到家没多久,爷爷就走了,看来他老人家是在等我回来送他呢!而我二爸和三爸却因为某原因没有送到终。

爷爷检查出直肠癌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,看着他一天天的憔悴,每天都忍受着病痛的折磨,心里有说不出的酸,人老了还要忍受这样的痛苦,唉!而现在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好好的照顾他,让他尽量开心的走完剩下的路。

在我小的时候,比较好动,又喜欢看稀奇,爷爷就经常背着我到处玩。我偶尔还要耍点小性子,爷爷以前经常说我小的时候脾气有多犟,“明明前面有条沟,爷爷把我抱过去了,我非要自己走过去,然后跑回沟的那一边,自己再重新走一遍!”虽然爷爷经常说我脾气不好,但我知道每次他说着我小时候的事情的时候,心里都是很开心的。(终于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,我哭了!真的很心痛!)

我读初中的时候,我爸妈就到涪陵打工去了,常年我就和爷爷婆婆住在一起。因为从初中开始,就开始上晚自习了,所以要9点钟左右才能下晚自习,然后回家。最开始我还是一个人回家的,可是越到后来越感觉怕走夜路,然后爷爷就每晚在半道接我,不管刮风下雨!   然后到了09年,突然接到我妈打来的电话,说是爷爷被检查出来癌症晚期,当时真的懵了,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来。也曾安慰自己说有可能是误诊了,但现实太残酷!一连好多天都没有缓过劲来,看着被蒙在鼓里的爷爷忍受着病痛的时候,我真有点想骂天的冲动,为什么要把这种痛苦降临到我们家?

2月10日,爷爷最终还是没有战胜那几乎不可能战胜的病魔,离我们先去了。他有得很平静,平静得我爸在他跟前喂他喝水都没有察觉,只是感觉他嘴不动了,人没有了反应,才意识到他的离开。当时我正在屋里看着电视,听见我爸他们在大声的喊着爷爷,我才意识到有事情发生了,然后我赶紧出去,看见爷爷正安详的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因为要联系道师和办理后事,所以我让爸再次确认了爷爷的呼吸和脉搏,确实是已经走了!然后在床前点了香,在家门口烧“落气钱”,我爸和幺爸就在里屋为爷爷穿“寿衣”。不久,道师还有喇叭就到了,将爷爷抬出来,并入了棺,把之前留白的“老福纸”填上了日期和享年,在入棺之时为爷爷烧去,算是通关文书吧。

因为爷爷他老人家有得突然,家里还没来得及准备好后事,所以我头天就去了城里,第二天一大早就得去买菜。厨师开了一大张子的菜,我们从早上5点就出门,快到中午了,菜还没买全,幸好运气不那么差,有救星出现,才紧赶慢赶,赶上了中午吃饭,不过还是延时了一个小时。

这天晚上,算是我守的第一个夜吧,头一夜因为要去买菜所以早早的入了城,是我妈她们守的夜。前半夜还好,不觉得冷,大家说着话也不觉得困,但后半夜大家瞌睡都来了,坐着,趴着,躺着,都有的睡,我就只能守着点香,一直到5点左右才趴着小瞌了下。5点半左右二姐她们的车就到了,准备6点钟出殡,到火葬场火化,道师的一通仪式之后,我们绕着棺木走了一圈,看了爷爷最后一眼,然后合上了棺木,抬上了车。火化的时候,我们选择的是全尸火化,就是火化之后骨头还在,不过相比骨灰火化要贵500元。

火化之后,车子就直接来到了公墓,等待时间到了之后下葬。阴阳之前都看过时辰了的,而且墓地也是头天已经挖好的。因为今天入土时辰不好,所以在棺木吓放了竹篾,等到好时辰的时候再抽篾入土。

今天是三天道场的最后一天,我们这边叫“散灵”,简单的就是为死者做了“灵屋”,在这一天要烧给他用,还有衣服,烧纸等。在“散灵”之前还有个仪式就是念祭文和戒斋。念祭文的时候,孝子需要一直跪着,听道师把祭文念完。当念到我的名字,还有说着我的一些回忆与遗憾的时候,我再也忍不住泪水,不停地在眼眶打转,那种心痛真的很揪心,越心痛越去想爷爷,越想爷爷眼泪越是不停地流!仪式完了之后,就是抬着“灵屋”去烧,然后再回来“戒斋”。在做道场期间,不能去吃荤菜,只能等“散灵”之后开了戒才能吃,要不然你就是吃了他的肉。

第四天的时候,我们拉了两车石头简单的把坟做了一下,算是简装了下,还修了一个拜台。

第五天一大早,我们全家人就到坟前上香,我们这边叫“福山”或者“望坟”。也是有比较多的仪式的,首先要上香,然后孝子们要用衣服兜泥到坟上,先是正着兜3回,然后倒退着兜3回,之后就是在坟上种豆,取名还阳豆,在拜台两边种柏树或者万年青,最后就是点三天三夜烛和把花圈堆上坟了,最后走的时候还需要把祭品中的酒喝点,糖和水果不能带进家,要在外面大家吃完,反正是讲究很多。

这并没有完,之后还有烧七期,避煞,抽篾,烧百期,烧周年。总之,这一切的仪式都是对已故之人的怀念,应该真诚的对待。